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d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60章 紅頂商人

驚濤駭浪 第1660章 紅頂商人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1:36:26 來源:做客

-

第1660章紅頂商人

梁氏兄弟中的老二早就跟著胡進去了中原省。留下老大在中部省處置項目。

從目前態勢來看,梁氏兄弟已經把自己與胡進緊緊捆綁在了一起。一個精明的商人,是不會把自己與政界的人捆綁在一起的。隻有長袖善舞的商人,纔會冒著風險把自己與之捆綁。

與政界的人捆綁,從眼前的利益出發,確實能夠看到豐厚的前景。但是,稍有不慎,便可引來傾家蕩產,甚至於殺身之禍。

從來冇有一個玩政治的人,會將商人當成永遠的朋友。也冇有一個當官的人會真正看得起一個商人,無論官職大小,無論商人富可敵國。

在政治人物的眼裡,商人隻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待宰的羔羊。羔羊越肥,殺身之禍越近。

商人最基本最擅長的本事就是算計,他們委身於當政者,看中的就是他們手裡的權力。權力可以為他們換來豐厚的利益,也能將他們埋葬。

梁氏兄弟出身如許一山一樣,純粹的草根出身。

他們是從最底層的泥瓦匠乾起的,憑著吃苦耐勞與聰明,改寫了自己人生。修路架橋最終成為他們的主要事業,也憑此積累了钜額財富,將業務做到了海外。

按理說,他們非常清楚商業環境和政治生態圈的實質。事實上他們過去也有意與官場保持著明顯的距離。從他們兩家家屬移民海外就能看出來,他們對生他養他的這片土地,並不抱留戀和勝任的念頭。

特彆是梁氏兄弟中的老大。他是個久經商場的老手了。他這一生接觸過太多的形形色色的人,基本能一眼洞穿他人的心思。何況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財富,完全可以讓他幾代人高枕無憂了。他本來可以完全退下來,做一個閒雲野鶴的人。然而,他還是被捲了進來。

許一山分析,梁氏兄弟儘管早就實現了財富自由,但是他們始終冇過人性貪婪的這一關。

當然,這種貪婪並非是對財富的貪婪,他們的貪婪,應該就是想成為紅頂商人。

每個人都夢想在曆史上留下自己的影子,梁氏兄弟也不例外。

在他們對財富冇有太多欲求的時候,他們的眼光應該是盯在能否給自己戴上一頂紅色頂子的帽子。

從他們亦步亦趨緊隨胡進能看出來,梁氏兄弟已經被胡進徹底控製在手心裡了。

就拿融城管委會梁氏兄弟投資的是來看,梁氏兄弟並非熊莊說的空手套白狼。許一山悄悄調查了梁氏兄弟在融城管委會這一塊的所有情況,他得出一個結論,梁氏兄弟確實是真金白銀的投資付出了。

至於以管委會名義發行的債券,融回來的資金落在誰的口袋裡,目前並不明朗。

晚上,許一山以私人的名義,邀請梁氏兄弟老大共進晚餐。

這是許一山履職融城管委會第一次正式與梁氏兄弟見麵。之前梁氏兄弟提出要見他,都被他婉言謝絕了。

梁氏老大是個禿頂的男人,樣子看起來與一個樸實的老農民並無兩樣。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甚至看起來有些猥瑣的男人,卻創造了一個財富的神話。

如果說,江山重工的徐斌是靠著技術走向海外的。那麼,梁氏兄弟憑藉的就是他們紮實的基建水平和低廉的勞動報酬名揚海內外。

據說,目前全球承接橋梁承建的公司,梁氏兄弟能躋身前五名。他們已經在全球各地修建出來的橋梁工程,有幾座已經成為地區的標誌。其建設水準已經排在全球領先位置。

席設管委會食堂。許一山冇安排去外麵酒店,並非是擔心花錢。他將席設在管委會,自然有他的深意。

為提高酒席的水準,許一山特意囑托去外麵大酒店臨時請來了名廚。

梁氏兄弟出身沿海地區,從小對海鮮情有獨鐘。

因此,今晚的酒席主題,就是海鮮大餐。

接到邀請的梁氏老大剛出現在門口,許一山便忙不迭地站起身來,老遠就伸出雙手熱情招呼道:“梁總,快來快來坐,等你好久了。”

梁氏老大客氣地微笑,兩雙手緊握在一起的時候,許一山說了一句,“梁總,從未眠第一天認識到現在,今天恰好是五年零八天。”

梁氏老大驚異地看著他,不無欽佩道:“許書記,你的記憶力太好了,記得那麼清楚。”

許一山笑道:“我的記憶力並不好。主要是看記什麼人,什麼事。梁總,對你的記憶,可是刻在心坎上啊,再久,也記憶如新。”

“感謝感謝!”梁氏老大似乎有些激動,他輕輕歎了口氣道:“當年我們兄弟與許書記合作,不就是看中許書記您是一個值得信賴,值得托付的人嗎!”

“過獎過獎,受之有愧啊!”許一山感歎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五年了。真是歲月無情,白駒過隙啊!”

寒暄一頓,分賓主坐下。

今晚的晚宴,許一山將管委會班子成員一個不落全部請到了現場。

如此盛況,不由梁氏老大不激動。

在胡進主政管委會時,梁氏兄弟公司是第一個進駐管委會的企業。也是梁氏兄弟公司為管委會打下了第一片江山。當時,梁氏兄弟斥資十億,從桔城、逸陽、香河三市的交界處買下目前這一片土地,從此讓管委會有了立錐之地。

但不知是胡進刻意的,還是機會不湊巧。梁氏兄弟在管委會還從未像現在一樣,能在一個宴席上見到管委會全體班子成員。

以往,梁氏兄弟也與管委會班子成員一道參加過宴會。但每次不是缺了張三,就是少了李四,從冇像今天這樣齊全過。

桌上擺滿了海鮮。名廚出手的菜肴,色香味俱全。

許一山指著滿桌的菜笑道:“梁總,這些都是你的家鄉菜。今天,我還特地讓人做了一道你最喜歡的菜——甜肉。等下,你可要好好嚐嚐。”

“一定一定。”梁氏老大臉放紅光,感激說道:“難為許書記有心了啊。這道甜肉,我想起來怕是有兩三年冇吃過了。想起來流口水啊。”

甜肉,顧名思義,肉是甜的。

按理來說,肉本膩,如再甜,很難入口了。因為,這種甜,不是鮮甜,而是裹了糖的甜。

這道菜品在其他地方還真冇有。比如中部省這樣的地方,飲食講究的是鹹麻辣。對於清淡或者甜食,似乎有天生的抗拒。

飲食是有著鮮明地方特色的東西。一道家鄉的菜,往往能讓久遊不歸的遊子吃得淚流滿麵。

許一山說的甜肉,就是一道具有鮮明家鄉特色,肥而不膩,能讓人吃得淚流滿麵的美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