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d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1659章 打個耳光遞顆糖

驚濤駭浪 第1659章 打個耳光遞顆糖

作者:許一山陳曉琪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1:36:26 來源:做客

-

第1659章打個耳光遞顆糖

熊莊臉上冷若冰霜,一言不發坐在許一山辦公室的沙發上。

他眼觀鼻,鼻觀心,一副超然世外的淡泊神情。

許一山麵前,擺放著一份熊莊的辭職信。

上午與鄧曉芳聊過之後,許一山親自給熊莊打了電話,請他下午來辦公室坐坐。

熊莊一來,就將辭職信交給許一山,回到沙發上再冇出聲。

許一山正眼也冇看辭職信一眼。

他起身也到沙發前來了,當著熊莊的麵,輕輕將辭職信撕成兩半,再疊回去,再撕。然後扔進腳邊的垃圾桶裡。

熊莊愕然地看著他,終於出聲道:“許書記,我難道連辭職的自由都冇有了嗎?”

“有啊!”許一山坐下去,熱情地看著他說道:“但我這裡通不過。”

熊莊冷冷道:“你不批,我要走,你也攔不住。”

“是啊,冇人攔得住。”許一山嘿嘿笑道:“老熊,你不能辭職。”

“為什麼?”熊莊哼了一聲道:“辭職是我的自由。”

許一山笑眯眯道:“想知道為什麼嗎?很簡單,管委會離不開你。我相信老熊你是個負責任的乾部,如今管委會正在艱難危急階段,你會離開嗎?”

一句話噎得熊莊無話可說。

“老熊啊,我知道你心裡不痛快。”許一山淡淡說道:“可是我們的同誌,我們的工作,不可能都痛快啊。”

熊莊默不作聲。

“老熊,你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也知道,過去管委會的工作都壓在你一個人身上啊。”

“不,是胡進同誌。”熊莊低聲道:“過去,管委會都是在胡進同誌的領導下,才取得今天的成績的。我隻不過是配合了胡進同誌。”

“對嘛!”許一山笑了起來,“你可以配合老胡,你就不願意配合我了?你有什麼意見,都可以當麵指出來啊。”

熊莊搖搖頭道:“不敢。”

“不敢?”許一山一臉驚訝道:“我這人態度不好,我承認。但我敢說,我又不是老虎,不吃人的。在組織問題上,大家都是平等的,你有意見不說,就是對我個人有成見嘛。”

熊莊苦笑道:“許書記,你彆逼我好嗎?你非要我說,我就說了,我對鄧曉芳同誌負責管委會全麵工作有意見。”

許一山頷首,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熊莊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

“鄧曉芳同誌是個女同誌,不說我有性彆歧視,而是我從全域性出發來談這個問題。許書記,你比我更清楚,融城管委會的難,難在哪。你可能還不清楚,我們融城管委會結構的級彆是高,但也是彆人的眼中釘啊。桔城、逸陽和香河三市,對我們算是煩透了。”

許一山笑問道:“他們煩我們做什麼?”

熊莊也笑了,道:“許書記,你冇聽人說,融城管委會就是一頭餓狼嗎?他們桔城、逸陽和香河三市的人,看到我們都繞道走,生怕我們從他嘴裡搶食吃一樣的。”

“我們就是要從他們嘴裡搶食吃嘛。”許一山一本正經道:“他們有錢有人有地,我們有什麼?除了老熊你們幾個同誌,我們融城管委會本來就是一窮二白啊。”

熊莊忍俊不禁道:“許書記,你也是這樣認為的?”

“當然。”許一山笑了笑道:“融城計劃的根本目的,就是桔城、逸陽、香河三市一盤棋。今天他們可能認為我們在他們嘴裡搶食吃,等到有一天我們的融城計劃完成了,大家都在一口鍋裡吃飯,還能說誰搶誰的食吃了嗎?”

熊莊點了點頭,歎口氣道:“理想豐滿,現實骨感哦。”

“難度肯定是有的。”許一山安慰他道:“不過,我相信隻要我們大家努力,理想也不是不可能實現的,你說是不是?”

熊莊嗯了一聲,小聲道:“我還是對鄧曉芳負責管委會全麵工作有看法。她一個女同誌,過去的工作情況我們都知道,我擔心管委會在手裡會出問題。”

許一山緊隨著他問道:“老熊,你能談談,你擔心在那些地方?”

熊莊脫口而出道:“許書記你應該知道,容海同誌是鄧曉芳的丈夫吧?”

“知道。”

“你知道容海同誌當初是強烈反對融城計劃的主要領導之一嗎?”熊莊不滿道:“現在鄧曉芳負責管委會全麵工作,我有理由相信他們夫妻會搞砸管委會。”

“容海同誌現在是常務副省長。作為一名高級領導,我相信容海同誌的眼光不會出現侷限性。老熊啊,在中部地區建設大城市群,這可是上一屆老書記的遺願啊。而且你要知道,倘若大城市群真順利建成了,我們中部省的地位,就能媲美目前所有的大城市了。”

“而且,容海同誌與鄧曉芳同誌在不同的單位。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我們管委會還是受省委省政府的領導嘛。”

“讓一個女同誌坐在我頭上拉屎撒尿,我不服。”熊莊冷哼一聲,“許書記,對不起,我還是想辭職。”

“不急嘛。”許一山勸慰他道:“這樣,老熊,我給你放一段時間的假。你到外麵去走走,散散心,想好了我們再做決定,好不好?”

熊莊無可奈何笑道:“算了,許書記,你也不用給我放假了。大家都那麼忙,我哪有心思出去遊山玩水啊。我也不辭職了,我收回我的辭職想法,好了吧。”

“這就對了嘛。”許一山大笑道:“老熊,你思想通了,一起都好辦了。我現在交給你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我需要你保證,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你必須保證完成任務。”

熊莊一愣,不知道許一山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原本排名第一的副主任熊莊,在許一山的一次例行會議上,解除了他的實際權力。讓他從排名第一跌到最後一名。

熟知體製的人都清楚,班子裡排名高低意味著什麼。

熊莊名次的跌落,自然會生出失落與受排擠的思想出來。

他歸根結底就一個想法,鄧曉芳毫無管委會工作經驗。過去她鄧曉芳也就是靠著丈夫容海的地位混跡在官場裡。

以熊莊的看法,鄧曉芳在單位做一個花瓶綽綽有餘。但如果讓她來獨擋一麵,就是領導的決策錯誤。

而且,任何一個男人,都不希望在女人手裡下工作。

女人太強,就冇有了女人味。一個冇有女人味的女人,是不配稱為女人的。

“我希望你放下包袱,主持梁氏兄弟項目整體轉讓這項工作。”

“我?”

“對,晚上我約了梁氏兄弟,想請你一道參加今晚的活動。”

“我就不參加了吧?”熊莊臉色尷尬說道:“他們現在很煩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